安徽快三新闻:第66章 大家都在开挂,除了她


  虽然江羡鱼在府里地位不高,但府中下人对白酒还算恭敬,行至一处梅园,小秀慌忙道:“小姐,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?!?br/>  “为何不进去?”
  “听说这里面全是坟墓,我害怕……”
  白酒更来了兴趣了,“有什么好怕的?大白天的又不会有鬼?!?br/>  “可是,小姐……”
  “好了好了?!卑拙泼⌒愕耐范?,这个小丫头看起来也只有十五六岁而已,还是读初中或是高中的年龄了,白酒不为难她,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就进去看看,很快就出来?!?br/>  “小姐……”小秀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,选了折中的法子,“那你……你一定要快些出来啊,我就等一会儿,小姐不出来,我就进去找小姐了!”
  “放心吧?!?br/>  白酒挥了挥手,走进了梅园,现在不是梅花绽放的季节,梅树上只有繁茂的绿叶,倒也是显得生机勃勃,而小秀说的也不假,白酒越往深处走,便看到了好几座坟墓,也不怪小秀不敢进来,即使是在夏天,这里也显得有些阴森。
  在白酒想着这个梅园应该改名叫墓园的时候,她隐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,再顺着声音看去,便见到了一男一女。
  一个模样姣好的丫环跪在地上哭泣,“将军,奴婢是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爱慕将军的心,奴婢也深知与将军身份犹如云泥之别,但奴婢不求什么,只求能陪在将军身边,只要这样奴婢就满足了!”
  丫环伸出手,还未触碰到男人,那穿着一件靛蓝,绣着云纹符劲装的男人已经冷漠的往旁边移了一步,避开了她的触碰。
  白酒只能看到男人挺拔颀长的背影,但从那丫环的称呼中,她也能猜到这个男人的身份了,在将军府里,下人称江羡鱼的爷爷为老将军,称江羡鱼的兄长为少将军,称江羡鱼为二公子,只有称江羡鱼的父亲,才是大将军,或者是将军。
  撞见了自己公公枯木逢春什么的……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。
  白酒慢慢的转身,决定悄悄地离开。
  但天不遂人愿,她才刚刚迈出一步,便听到女人哭道:“将军不愿接受奴婢,奴婢也没脸活下去了,就让奴婢撞死了算了!”
  紧接着,白酒眼角的余光里便是女人起身,跑起来朝着她身边的树撞去,在头脑反应过来之前,白酒已经伸出手拽住了从身旁跑过的丫环。
  “二、二少夫人……”哭的梨花带雨的丫环见到白酒就直接懵了。
  白酒干巴巴的笑了笑。
  丫环回过神,又瞟了眼白酒身后,但见那男人还站在原地不动,压根不在乎她的死活,她又哭得厉害了,“二少夫人何苦拉着我?与其没有脸面的活着,还不如死了算了!二少夫人你就别管奴婢了!”
  “不是?!卑拙埔∫⊥?,颇为无奈的说道:“你瞧这梅花树虽然长得好好的,但它其实树干长得也不粗,我瞧你这力道和重量,还没撞死自己,这树就折了,你要死就死吧,又何苦伤及无辜呢?”
  白酒身后走过来的男人脚步微顿。
  丫环哭声一停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  “乖啊?!卑拙泼净返耐?,笑的温柔可人,她贴心的说:“相信我,撞树死的成功率不高,你看到地上那块石头没?你去撞撞那里,说不定还能成功?!?br/>  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泪痕未干的丫环也顾不得哭了,她结结巴巴的说:“二少夫人说不能伤及无辜,奴婢……奴婢忽然想到,万一流了血弄脏了这里,也算是奴婢的罪过了……”
  “无妨?!卑拙铺阶叩阶约荷肀叩哪腥说拇蠢涞纳?,“让下人打扫干净便好,你放心撞吧?!?br/>  不是,这种事也能放心吗??
  前一秒还在寻死的丫环现在的脸色十分复杂。